癌症策略關注組就 《行政長官2019年施政報告》 之建議書

致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

行政長官 林鄭月娥女士

地址: 香港添馬添美道2號政府總部西翼26樓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

電郵: policyaddress@pico.gov.hk


癌症策略關注組就《行政長官2019年施政報告》之建議書


癌症策略於本地癌症病人而言是一個迫切問題。由預防、診斷、治療、紓緩治療到康復,環環相扣,缺一不可。同時,治病之外,在治療過程中提供有質素的生活也很重要。


按《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》第183段指出,食物及衞生局(“食衞局”)局長主持的「癌症事務統籌委員會」正參考世界衞生組織的建議、國際間做法和本地實際情況,以期於在2019年制訂適用於2020至2025年期間預防及治理癌症相關的策略,從而減輕因癌症帶來的社會負擔。食衛局亦於7月26日公布了香港癌症策略,《癌症策略》是就癌症防控工作而制訂的全面計劃,目標是降低癌症的發病率、向有需要人士提供有效和適時的癌症篩查及治療,及向癌症康復者和其照顧者提供支援服務。


為進一步完善香港的癌症策略,癌症策略關注組(“關注組”)就預防治療的選擇性舒緩治療癒後支援作出以下建議,望能被納入《2019年施政報告》內。


1. 預防及診斷

部份癌症其實是可以透過篩查預防,這包括大腸癌、子宮頸癌及乳癌等。關於大腸癌及子宮頸癌,香港政府已開展篩查,但有關乳癌的篩查仍在討論當中。


乳癌是香港女性頭號殺手,在2016年,佔本港女性癌症新症總數的 26.6 %,錄得女性乳癌的新症共有 4,108宗[1]。本港多個倡議團體多年來爭取全民乳癌篩查[2],希望及早發現並接受治療,數據顯示及早治療乳癌的存活率超過 90%。但政府至今仍未有具體計劃,例如推行時間、對象和篩查模式等。宏觀國際其他地區,如歐美及加拿大等 34 個國家及地區,早已推行有系統、而且有效的全民乳癌篩查計劃。


按香港乳癌基金會資料顯示,大部分的乳癌並非遺傳所致。只有一成半的患者有家族乳癌病史。另一項研究顯示在2,549名臨床學上被視為高風險的乳癌或卵巢癌患者中,只有9.6%有BRCA基因突變,可見大部份的乳癌患者並不能透過基因檢測得知自己患上癌症。她們皆需要透過乳癌篩查以盡早安排乳癌治療。衞生署癌症預防及普查專家工作小組,於2014年4月出版的《乳癌預防及篩檢》亦指出,有證據顯示接受乳癌篩檢對患乳癌風險較高的婦女有幫助。

關注組建議政府應盡快落實為全港高風險年齡層的女性進行全民3D乳房造影檢查, 「盡早發現、安排治療」,減少晚期發現所帶來的各種問題,包括病友痛苦、治療成本大增、復元期較長等。


2. 治療的選擇性及藥物機制問題

癌症病人所需要的創新藥物方面,標靶治療與免疫治療的藥物皆非常昂貴,在政府未有資助的情況下,病人未必負擔得起,只能望藥輕歎。同時,部份二線藥物其實已證明比現時一線藥物效用更大,副作用也更少,因此,這些二線藥物應該列入一線藥物名單上,供醫生按情況選用。


就以治療肺癌為例,在手術、化療、電療等之後仍然無效的, 醫生會為病人抽取組織化驗,以斷定基因有否突變,再視乎情況安排ALK標靶藥(有基因突變)免疫治療(無基因突變)


現時的標靶治療,根據國際數據及指引,一些二線標靶藥物已有充足的實證可作為一線治療的選項,副作用相對故有的一線治療的標靶藥物更少。舉例來說,阿來替尼(Alectinib) 能針對ALK基因突變肺癌,有效控制病情,無惡化存活期達至34.8個月。此外,腦部是ALK基因突變肺癌常見的轉移部位,第二代標靶藥物較第一代更能預防腦轉移發生。


而免疫治療也常用於治療各種癌症。例如免疫治療藥物的其中一種是PD-L1抑制劑。它可作為二線治療去醫治晚期肺癌。晚期肺癌患者如面對一線治療的藥物失效時,可使用二線治療,以延長壽命與維持生活質素。


就晚期肝癌而言,一直以來,香港只有一種治療肝癌的標靶藥於藥物名冊內可供選擇,但直至去年,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(FDA)認可作為治療肝癌的一線標靶藥物「樂伐替尼(Lenvatinib)」出現,大大改變了醫生用藥的選擇。


表一:Lenvatinib第三期國際臨床研究

Lenvatinib 傳統標靶藥

總存活期中位數(mOS) 13.6個月 12.3個月

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(mPFS) 7.3個月(延長2倍) 3.6個月

疾病進展時間中位數(mTTP) 7.4個月(延長2.4倍) 3.7個月

腫瘤縮少病人比例(ORR) 40.6%(增加近3倍) 12.4%


醫學上已有實證證明「樂伐替尼」有效延長病人存活期 、並有效控制病情,令腫瘤縮小及維持生活質素, 不會使肝癌患者感到手腳疼痛,但會令病人高血壓,故醫生可就不同病人的身體情況,處方不同的藥物。


除肺癌與肝癌患者用藥外,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用藥問題亦不容忽視。晚期卵巢癌的患者中,80%的患者會復發。為了延長存活期、減少癌症復發的頻率與延長病情復發的「區間期」,標靶藥「尼拉帕尼 (Niraparib)」能有效達至以上效果,無惡化存活期 (Progression-free survival)中位數達19.1個月。但因為此藥仍未納入關愛基金「首階段醫療援助項目」,故一眾基層卵巢癌病人只能倚靠藥廠的藥物恩恤計劃,才能免費使用藥物。病人未能透過政府的資助,穩定地確保該藥的供應來源,持續地使用該用該藥,故她們皆擔心自身能否有適合的藥物以維持其生活質素。


提及女性癌症,乳癌藥物治療也是非常重要。以往一般的乳癌治療方法是手術切除、放射性治療、化學治療、標靶治療和賀爾蒙療法。近年,關於乳癌的藥物治療方案已經愈趨成熟,年輕的晚期乳癌女性患者尤其得益,乳腺癌新標靶藥物「瑞博西尼(Ribociclib)」便是其中一種。醫學上已有研究證實患有陽性荷爾蒙受體(HR+)/第二型陰性人類表皮生長因子(HER2 -)的停經前女性患者在接受此藥物的混合治療後,可大大減少近30% 的死亡率,無惡化存活期 (Progression-free survival)中位數由13個月大幅增加至23.8個月,它亦可延遲第一次進行化療的時間。另外,研究亦顯示使用此藥物的年輕女性可以減低治療帶來的痛楚,亦可維持日常工作生活,整體而言可以維持或改善她們患病後的生活質素。


此外,標靶藥「艾立布林 (Eribulin)」亦能有效治療轉移性晚期乳癌,它能有效抑制細胞分裂和導致腫瘤細胞死亡。


以上提及的藥物,由於仍未納入香港政府資助的關愛基金的「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」項目,病人需自行負擔每次以數萬元計的藥費,非一般基層及中層所能負擔。歸根究底,就是因為「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」的藥物名單每年只有兩次審視。


關注組建議增加關愛基金的「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」審視次數由每年審視兩次增加至每年四次,盡快把適切的藥物加入資助名單,惠澤病人。


3. 舒緩治療、財務及照顧者支援

舒緩治療不應被視為最後階段的治療方法,而應早在確診癌症的初期介入。外國不少地區在病人確診後,舒緩治療立即介入,使病人在治療過程的生活質素能得以維持。 除此以外,設立由護士擔任的「個案經理」能有效跟進每名癌症病人由初步確診、治療、支援、癒後跟進等整個護理歷程,減輕病人身心負擔。


同一時間,基於病友因病,工作能力受到影響,部份更是收入大減,甚至不確定來年是否還在人世,而在治病期間支出龐大,構成沉重的負擔,但在現時稅務條例下,病友仍要支付薪俸稅預繳稅項,大大加重了病友的財政壓力。


另一方面,就藥物資助審查及社區支援,不少病友表示其中一個難題是不懂如何填寫申請藥物資助表格。同時由於申請資助是以家庭為單位,提交證明文件時往往遇上很大困難,例如家人擔心誤報或漏報而引起的法律問題,而無法或不願意配合,令病友的權益受影響。故此關注組建議藥物資助審查以個人為單位。


政府當局應加強整合政府及非政府組織之間的癌症病友、家屬及照顧者的支援服務,使癌症病友及其家屬在確診後立即得到支援,不止是財政上,而且更包括生活及心理上。而申請藥物資助的單位應由家庭為單位改為以個人為單位,以減少病友在提供文件上所遇到的困難及不必要的問題,同時申請表格亦應簡化。另外,關注組建議政府應修例或行使酌情權,對已證實患上癌症的病友寬免繳交薪俸稅中的預繳部份,直至完全康復為止,以舒緩病友的財政壓力。

4. 癌症生存者癒後支援

近年來由於科技進步,不少癌症病友的病情都得以控制甚至接近完全康復,使癌症被看待成長期病, 「與癌共存」成為了近年應對癌症策略的方向。因此癌症生存者癒後支援(Cancer Survivorship) 成為了一個新的課題,特別是在香港這個甚麼都講「急」的社會,不少癌症病友一離開醫院就趕著回到工作崗位,未有注意到身體未能適應,長時間及過勞工作,使病症很快就復發。


關注組建議政府應增加資源進行癌症生存者癒後支援研究,制定長遠政策以支援癌症康復者


5. 總結

關注組一宜倡議政府能推出一個經整合、高效並以病人為本的癌症策略,故冀望政府能接納及落實上述的建議,惠澤香港市民的健康,減少癌症病人及其家屬的痛苦。



癌症策略關注組 上

2019年8月2日

聯絡人:麥嘉欣先生 (電話:9882-1717)

電郵:cscghongkong@gmail.com

[1] 醫院管理局癌症資料統計中心 2016年女性乳腺癌統計數字


[2] 《晴報》反思本港婦女健康權益, 201 9年3月5日

27 views0 comments